第1章 跪下,叫爸爸

  朋友圈里万年躺尸的死对头言辞,居然发了有史以来第一条动态,书音按捺不住好奇心,手指一滑,点开了。 随即就看到了震慑眼球的三个字——「求包养」 书音被这个发展惊得手机都没拿稳,“啪”地一声砸在了鼻梁上,倒不觉得疼,就是震惊,无以复加的震惊! 她立马拨通好友棠溪的电话,“燕辞破产是真的啊?” “那可不,法.院宣告的消息。” 棠溪的律所之前和燕辞的公司有着长期合作,连她都这么说,那这消息肯定是真的了。 这一瞬,书音说不出心底究竟是什么滋味。谁能想到呢,天子骄子燕辞,一个从公司成立到上市只用了两年时间的商业奇才,竟然真的就这么破产了。 这样骄傲的一个人,得被人逼到什么份上,才会在朋友圈里发这样一条自降身价的消息? 书音怀疑自己眼花了,又点进他的朋友圈刷了一遍。这次不光刷到了「求包养」,还刷出了新动态——「跳楼价,速来」,下面附带着一个精准的酒吧定位。 书音沉默半晌,不对啊,破产的可是她的死对头,她难道不该高兴吗?就燕辞那长相,公然求包养,那上赶着前去撒钱的人,不得踏破门槛? 这么热闹的场面,她怎么能缺席呢! 书音点开一个名为「浪花一朵朵」的微信群,连发了十个大红包:「姐妹们,纯色酒吧走着,为了庆祝姓燕的顺利破产,今晚音姐包圆儿了!」 群里一下就炸了,冒泡的比比皆是,说什么的都有。书音一概不管,直接约了棠溪在纯色见面。 纯色是本市最知名的销金窟,古色古香的装修,一点也闻不到现代人浮躁的气息。这里的桌椅都是用金丝楠木制成的,说是寸土寸金,一点也不为过。 棠溪赶到纯色时,书音已经喝嗨了。她穿着一条复古红色吊带连衣裙,坐在桌子上玩酒瓶子。齐耳的短发干净利落,除了那抹红唇以外,看不出任何妆容遮盖过的痕迹。那张素净的小脸,比海报里精修过的女明星还要漂亮。 棠溪随手捡了一件外套,扔在她腿上,“开这么高的衩还坐这么高,不怕走光啊?” 就这双匀称白皙的大长腿,别说是男人了,棠溪作为一个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。 书音这小妖精啊,就是勾人而不自知。她扯了外套盖在腿上,直接换成了侧躺的姿势,“小棠溪,你来啦?” 棠溪白了她一眼,“几个菜啊,醉成这样。” “我这不是高兴嘛!” 书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吧台主持人的话筒抢来了,拿起话筒就冲着全场大喊了,“今天!为了庆祝我的死对头顺利破产,我决定!今晚!在座各位的消费,全部由我本人……买单!!” 场内只安静了一瞬,紧接着就爆发了热烈无比的欢呼声。这里三分之一的人都是得到风声前来看热闹的,毕竟高岭之花燕辞跌落神坛,这种热闹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凑到的。 想当初,就连本市首富书家大少爷都唯他马首是瞻,这种神级人物,竟然说破产就破产了,多邪乎啊! 棠溪哭笑不得的揪起书音的脸,“从高中算起,你和燕大佬也做了十来年的死对头了吧?你就不能趁早收手吗?” 书音慵懒一笑:“那不行,怎么也得等到他给我跪下叫爸爸吧!” “……回家洗洗睡吧姐姐,梦里啥都有。就燕大佬那朵孤清冷傲的高岭之花,就算跌落神坛,那也是一株袅袅独立众所非的空谷幽兰。” “屁的个空谷幽兰!他都在朋友圈公开求包养了,我看撑死了也就是朵大白莲!” “什么?!”棠溪震惊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,她迅速摸出手机翻看燕辞的朋友圈。 上面一如既往地显示着三天可见,棠溪把手机屏幕朝着书音面前一怼,“老子信了你的邪。” 书音摇摇晃晃看了半天,不高兴地皱起了眉,她不相信自己再三确认过的朋友圈是幻觉,于是摸出自己的手机,划了划,“喏,你自己看!” 棠溪接过来一看,燕大佬的朋友圈里还真躺着两条动态,关键是,最新的那条动态上,还有一个纯色酒吧的定位。 棠溪瞳孔瞬间放大,“我去!燕大佬也在……” 这时,有人从二楼下来,鬼叫了一声:“卧.槽,老子肯定喝多了,居然看到燕大佬了!” 书音猛地抬起头,踹了那人一脚,“让你少喝点你不信,都喝出幻觉了吧!” 书音刚来的时候就在酒吧绕了一圈,没找到燕辞,还以为他在朋友圈留的定位是假的。这会儿喝多了,一时把自己前来的目的都给忘了。 “那幻觉也太他妈真实了吧!就冲大佬这长相,你觉得我有可能认错吗?” 说话的这位名叫齐真桢,一位喜男不喜女的28岁男青年。他对燕辞的崇拜由来已久,几乎可以追溯到十三、四岁。 他兴奋地说:“对了,还有个女的,手里拿的是Lykan Hypersport的车钥匙,就跟在大佬身边,好像在说什么包一个月多少钱。” 喝飘了的书音,总算记起来自己来纯色的目的了。 她“蹭”地一下站起来,“他在哪儿?” “二楼”,齐真桢扯着书音的袖子,“音姐,你说……大佬他不会真要下海做鸭吧?” 书音一记冷眼扫过去,“咋?看不起做鸭的?” “那哪儿能啊!”齐真桢摩拳擦掌,“我就是好奇啥条件才能把他给包了,你想想,就那长相、那身材……啧啧,那技术肯定也不会差。要是给他当金主,让他干嘛就干嘛,那多刺.激!” 书音怀疑自己喝了假酒,竟觉得这个提议有点诱人。她啪的一声放下酒杯,“我不比你有钱点啊?要包也是我先包嘛!” 棠溪惊叹这几个狐朋狗友的脑洞,忍不住怼了句,“那去去去,你们拿着号码牌,排队去……” 她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刚刚还懒散坐着的书音,突然爬起来,站直了身子,做出一副要敬礼的样子。 紧接着,书音拿着话筒朝楼梯口吼了一句,“喂!燕辞,听说你要下海做鸭啦!”
目录
设置

友情链接:阿尔法文学网酷匠文学小说网掌阅iCiyuan轻小说黑岩文学小说网若初文学网白马时光中文网

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。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、违法内容,欢迎投诉。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。邮箱:xiaoshuoshequ@163.com
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。

Copyright @ 2018 Copyright @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:025-83208250 邮箱:business@lekutech.com

备案号: 苏ICP备17075786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:苏B2-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:苏网文[2018]8873-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: 32011402010366